<sub id="j9j5b"></sub>
      <address id="j9j5b"></address>

        中國加入RCEP,對電影行業有什么影響?

        2020-11-19 11:29:33 一起拍電影

        作者 / 坦克

        逆全球化是偽命題。

        11月15日,東盟10國以及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5個對話會員國共同簽署了世界最大的自由貿易安排——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

        而RCEP的簽訂,也標志著世界上人口數量最多、成員結構最多元、發展潛力最大的東亞自貿區建設成功啟動,是東亞經濟一體化建設近20年來最重要的成果。

        2020年對于中國來說,是關鍵性的一年。

        對內,中國對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作出了較好的防護。而伴隨著本月四川、寧夏、貴州多個縣的脫貧工作完成,2020年的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也將在年底正式達成。

        對外,在目前疫情持續惡化導致全球經濟低迷的大環境下,RCEP的誕生也是今年難得的一個好消息。按照協議規定,RCEP的15個成員國,90%的貨物實行零關稅。對區域內的15個成員國而言,大量的進出口貿易可以在這個自貿區之內完成,由此帶來的好處是可以極大降低各國的貿易成本。

        而作為電影行業媒體,RCEP的成功簽訂也讓我們好奇,這個協定是否會對電影行業產生一定的影響。作為受到政策沖擊極大的產業之一,RCEP的簽訂,對電影行業都會帶來哪些利好呢?中國電影產業在RCEP中又將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呢?

        當電影遇上新秩序

        中國電影市場近20年的發展與進步,與中國不斷與外簽訂的相關外交貿易政策密不可分。

        2001年,中國加入WTO,而電影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環。1999年11月15日,中美雙方達成雙邊協議:入世后第一年,允許外商在華設立合資錄音和錄像公司,外資股份占49%以下;3年后允許外資占50%以上股份的公司從事電影院建設、整修和經營。入世后第一年中國進口電影的配額加倍為20部。

        不過,剛剛加入WTO的中國,依然對電影這一產業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貿易保護,這也侵犯到了美國電影的利益,最終美國電影協會(MPAA)于2007年4月將中國告上了WTO,指控中國的法律和制度嚴重地控制和限制了美國音像產品與中國的觀眾見面。最終世貿組織專家組于2010年1月21日作出裁決,認為中方某些規定限制了外企的市場準入,并限制了外企向中國進口電影,因此違背了《服務貿易總協定》條款。

        在這種情況下,中美兩國于2012年2月17日再次簽訂了《中美雙方就解決WTO電影相關問題的諒解備忘錄》,最終我國將美國電影配額在每年20部普通分賬片的基礎上增加到了34部,美國制片方的票房分賬比例也從13%增加到了25%。至此,在這場中美電影貿易糾紛中,最終是美方取得了勝利。

        《中美電影備忘錄》的有效期為5年,已經于2017年2月到期,中美雙方已經就繼續簽訂上述備忘錄展開談判,但到至今已經三年半過去了,到現在還沒有任何建設性的進展。

        而在中國加入WTO至今的將近20年間,中國與包括與日本、英國在內的多個國家都簽訂了多方貿易協定,電影作為文化交流的重中之重,電影貿易合作也一直是相關貿易協定重要的一部分。

        RCEP有關于電影都說了些啥?

        RCEP中大多數商貿協定,基本都是涉及實體商品。對于電影,并沒有做相關的關稅規定。

        盡管如此,《RCEP》第11章專章規定【知識產權板塊】,這也算與電影有關的板塊,其中分為14節,共83條,其內容足夠相識、豐富,雖然大多數條文主要是科技、專利類的解讀。

        首先,在《RCEP》在第11章第1條明確了知識產權目標。一方面是通過有效和充分的創造、運用、保護和實施知識產權權利來深化經濟一體化和合作,以減少對貿易和投資的扭曲和阻礙;另一方面是,要考慮締約方之間不同的經濟發展水平和能力,以及各國法律制度的差異,要平衡知識產權權利持有人的權利和知識產權使用者的合法權益。

        而未來如果RCEP成員國之間針對電影產業開展相關協定制定,我們也可以理解為,RCEP各成員國之間或許并不會出現像WTO美國好萊塢電影對其他國家本土電影產業“碾壓式”入侵那樣,各個國家可以相對擁有相對合理的“本土影片保護”政策。

        比如2011年,印度尼西亞政府提高了進口好萊塢電影的關稅,但好萊塢聯合起來宣布中止在印度尼西亞的放映,最終導致印尼的電影產業無優質內容,人們不再走進電影院,整個電影產業差點破產。類似的相關情況或許不會在RCEP成員國之間上演。

        知識產權專章還對著作權主要制度做了框架性的規定、統一了商標基礎性標準、增效提速了專利的各項流程、規制了商業不正當競爭條款。這對于未來電影行業的對外貿易,也做出了更細的規定。

        此外,雖然電影本身并不在RCEP規定中。但是電影相關的音像制品、電影拍攝儀器、膠片等物品,都是基本降低了關稅的,這也有利于中國電影工業設備領域的發展。

        《RCEP》有關于中韓貿易電影膠片相關關稅

        可以說,RCEP的簽訂不代表所有協議都已經確定了,未來對各成員國之間,不再是以前的單純的招商引外資了,而關于產業深度融合,包含金融、實體、旅游、科教文衛等更多的合作也有望繼續展開,電影的合作雖然不是最緊急的,但是作為文化合作的重要部分,一定不會被落下。

        RCEP會讓中國電影走出去嗎?

        一直以來,中國電影的海外實力相對較弱,尤其是對比同是RCEP成員國之內的日本和韓國。一直以來,日本和韓國電影的海外票房成績,都能占到本土的20-30%以上,但是對于中國來說,這一比例一直維持在6-10%之間,處于電影出口的第三梯隊。

        盡管如此,相比東盟國家和澳大利亞、新西蘭,中國電影的出海成績還是可圈可點的。這其中,港片在八九十年代一直深耕東南亞,也是做出了不小的貢獻。

        相對比日本動畫電影和韓國電影,中國電影出海難的最本質問題還是內容問題,譬如《戰狼2》《我和我的祖國》等國產電影對外并不具備普世價值觀,海外票房主力軍也仍然是以華人為主。不過RCEP的簽訂,仍然給了未來中國電影人更多的機會。相對比韓國CJ集團在東南亞的院線深耕,中國電影公司也可以借此對東盟國家的院線進行多方面的合作。院線收購、電影合拍、取景地拍攝退稅合作,都是可以深度挖掘的地方。我們在之前也曾對印尼、越南、馬來西亞電影產業進行過調查與深剖。

        RCEP會讓更多進口電影走進來嗎?

        除了中國自身外,在整個RCEP其他14國中,日本電影一直是中國最重要的非英語進口片大國,沒有之一。2019年,一共有24部日本電影獲得內地公映的機會,平均兩個月一部,也讓日本成為當之無愧的批片最大來源地。

        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也較少有單獨制片的電影,不過不少美國和澳大利亞、新西蘭的合拍片,會以這兩國的名額引進。例如澳大利亞參與聯合攝制的《血戰鋼鋸嶺》《快樂的大腳》。此外,由于新西蘭是不少好萊塢A級大片(包括《阿凡達》系列)的拍攝地,未來如果中美之間中斷了分賬片協議,不少電影還是有望通過RCEP內協定,用其他國別的名額進入中國的。

        《阿凡達2》新西蘭片場

        東盟十國中,近幾年包括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越南的電影都偶爾有引進中國,但是除了泰國《天才槍手》之外,并沒有出現任何爆款項目。

        所有RCEP成員國中,中國、日本、韓國都是少有的本土電影在電影市場中,能占到40%以上份額的大市場。然而,由于“薩德”部署問題,中韓關系卻在2016年跌入了建交以來的歷史最低點。從2015年9月的《暗殺》之后,至今已經整整五年沒有引進一部韓國電影,《釜山行》《與神同行》《寄生蟲》等多部優秀韓國電影,甚至有可能創造類似《摔跤吧!爸爸》那樣的批片神話,都因為電影的限韓令無法進入內地,實屬遺憾。

        戲劇性的是,中美貿易戰從2018年以來不斷升級,但是其實并沒有阻止分賬片的引進公映,反倒是2018-2019年的分賬片,相比幾年前獲得了更好的檔期待遇,甚至其中多部享受到了“全球最早”的待遇。

        而對于韓國,即便從2017年開始中韓關系不斷回暖,中韓貿易額也連年增加,但是韓國電影卻完全無法進入中國,從2017年開始,幾乎每年都有“限韓令”解禁的消息,但是每次都落空,這也給兩國電影交流帶來了極大的阻力。不過,中國電影在韓國仍然能獲得穩定的放映,甚至包括《豆福傳》等國產動畫電影在韓國的票房,還高于在中國本土的票房成績。希望RCEP的簽訂,能夠讓韓國電影在中國早日解禁。

        拍sir認為,目前阻礙小國別進口片在內地市場賣座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相關審查手續繁復而導致的窗口期過長,絕大多數日本片、泰國片都是在本土公映后至少半年之后,才獲得在內地公映的機會,而這時候影片的高清資源也已經發布,對影片上映后的熱度表現也有較大的影響。如果電影局能夠針對RCEP內國家,推出較快的送審、譯制手續,盡量做到此類影片能夠在本土公映后的三個月內獲得在內地公映的機會,也是對內地電影市場的一種豐富。試想如果《鬼滅之刃》能夠在11月初在中國內地公映,也勢必會給目前慘淡的大盤增添一抹亮色。

        結語

        除了以上的合作暢想之外,自從2013年9月我國提出共建“一帶一路”的重大倡議以來,我國從2014年開始就連續七年舉辦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以及在2017年創辦了中國成都金磚國家電影節。而RCEP也同樣可以推出相關的國際電影節,促進成員國之間的電影交流。

        電影可能起不到在經濟發展中絕對的主導作用,但他在文化領域所起到的作用仍然會越來越重要,且越來越無法被取代。希望RCEP的簽訂,會是中國電影走出去的一個新開始,也是中國電影未來真正成為全球第一大市場的前奏。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