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9j5b"></sub>
      <address id="j9j5b"></address>

        臥底5000人蛋殼公寓維權群,情況比預想中糟糕百倍

        2020-11-21 09:55:49 金融界

        來源:虎嗅APP

        這屆年輕人,淌過股災、P2P、新冠肺炎,卻沒想到被互聯網長租公寓逼上了死角。

        “中午剛在蛋殼交了兩萬的年付租金,晚上被房東趕出了大門,拿著行李在24小時KFC坐了一晚,一度想到了死?!?5后北漂小欣在一個群里這樣講述自己的故事。他嘗試打蛋殼公寓客服電話,也嘗試去位于北京蛋殼公寓總部蹲守,但都吃了“閉門羹”,被有著同樣遭遇的小肖拉到一個蛋殼公寓維權群后,他才又燃起了一丁點希望。

        交了房租被趕出門,還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小欣還得繼續還“租金貸”,否則將影響個人征信。

        像小欣和小肖這樣的年輕租客不在少數。截至發稿,記者調查探訪的維權群遍布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成都等地,維權人數高達五千人,這其中主要以房東、租客為主,尚不包括蛋殼公寓欠薪的員工和供應商,而被記者了解和潛入的維權群,僅僅是蛋殼暴雷受到經濟和權益損失人群的冰山一角。

        諷刺的是,因蛋殼公寓可能被我愛我家接盤的消息傳出,遠在美國紐交所上市的蛋殼公寓股價兩天暴漲75%和90%,從1.37美元一度到4.5美元。

        一面是資本市場的狂歡,一面是萬千維權無門的用戶。持續半個多月的蛋殼公寓APP癱瘓、管家失聯、租客押金無法退、房東租金收不到等問題不僅沒有任何解決的跡象,蛋殼公寓也并未發布任何想要解決問題的聲明,只在11月16日通過新浪官博發聲:蛋殼公寓沒有破產,也沒有跑路,只是陷入資金鏈緊張的危機,并不會倒閉。

        新文化商業(Ent Biz)不僅圍觀了群里大家交流的問題,也對其中一些群成員進行了單獨采訪。群成員中租客占比較高,以90后年輕打工人為主,也有少部分的房東和蛋殼管家,而他們的訴求和損失也都不盡相同。

        蛋殼業務已中止:無法售后,不開展新業務

        之所以出現租客交了年租,但房東卻以未收到錢為由強趕的情況,是因為蛋殼公寓的模式是,從租客那里收取有優惠的年租金,然后再按月打給房東,這樣產生資金杠桿。

        “我是九月剛續租的,十月份開始出現斷網情況,后來保潔阿姨也不上門打掃了,再后來房東就上門趕人了?!?/p>

        小張表示,他那時才得知房東已經一月有余未收到租金。出事的時候剛剛11月初,蛋殼還派管家來處理。管家出面表示蛋殼遇到了資金問題,租客可以選擇退租,只要在蛋殼APP上申請解約流程,就可以將租金盡數返還。小張不想再被此事困擾,就接受了該項提議,流程申請完即搬離了原住處。

        “后來APP確實也顯示退款成功了,但錢卻遲遲沒有打入關聯的銀行卡里?!敝钡阶罱皻け黄爻鲇衅飘a風險的時候,小張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趕緊聯系了當時的管家。但管家已經聯系不上了,他打了所有蛋殼上能打的電話,也都石沉大海,毫無音訊。

        記者試著在蛋殼APP上聯系客服咨詢,客服一直是機器人回復,打有關投訴建議電話時,電話被立即掛斷了。最后記者在APP上嘗試尋找附近房源的租房電話,發現無論哪一處房源的管家看房電話,都統一被接入同一個來自北京的座機號。

        電話終于接通后,記者表示想租上面顯示的一處房源,但剛說一句話就被對面掛斷了。再次撥打后,記者多次表示租房需求后,對方則反復告知記者如果有糾紛問題要去找對應的投訴渠道,當對方最終斷定記者并非投訴時才答應安排一名管家負責看房,告知后續有專人聯系。但此后三天,記者沒有接到任何相關電話。

        對于上市公司來說,資金鏈斷裂,經營停滯和信任危機每一條都是致命的。與前兩年ofo破產押金打水漂不同,此次用戶的直接損失金額大多是萬元起步,且無房可住帶來的后續問題也層出不窮。

        “現在合同解除了,要維權都沒有證據,真的很后悔搬出來。只能干等轉機出現,雖然恨蛋殼,但祈禱他們不要破產啊?!毙埾蛴浾邿o奈表示。

        受害者之間內斗與廝殺

        揪心的是,蛋殼暴雷,租客與房東都是冤大頭,同為受害者,卻成了彼此的敵人。

        “每天都從噩夢驚醒,怕一睜眼就無家可歸了?!睋?,陳先生的情況要更棘手,他是年付用戶,還有七個月才到期,加上押金一共還有兩萬多給了蛋殼。但房東從月初就因沒有收到租金而下達了逐客令,限他三日內搬出。他表示現在蛋殼公寓的形式未明,貿然退租只會讓自己陷入更尷尬的境地。

        “房東其實沒有權利趕人,因為房東跟蛋殼簽的不是租賃合同,而是授權委托合同。蛋殼違約,為什么要讓已經交了租金的租客搬走?”

        經過了解,房東給出的理由是與蛋殼簽署的合同上清楚的寫明了若蛋殼逾期15天沒有給房東房租,房東可以單方面解除合同,并收回房屋。

        新文化商業(Ent Biz)就相關法律問題咨詢北京國咨律師事務所,王亞輝律師認為:房東委托蛋殼出租房屋,蛋殼即為房東的代理人,租客將租金交給蛋殼等同于交給了房東。此外,房東和蛋殼的委托合同自動解除,不會影響租客與蛋殼之間的租賃合同。因而,如果蛋殼沒有將租金轉交給房東,屬于蛋殼違反雙方委托合同,與租客無關,房東應該去找蛋殼追責,不能上門趕人。

        法律規定如此,但現實卻是,大部分租客仍然遭到房東的驅逐。陳先生因為此事多次報警,警察到場后表示屬于經濟糾紛,需要雙方自行解決。但警察也承認了陳先生的居住權,表示在事情沒有得到解決前,陳先生有權繼續住下去。

        “現在是能住一天是一天,電子鎖怕被改密碼,我已經拆了;水電我也找了戶號自己去水電局交錢;但是房東天天早上6點來門口敲鑼,這可真受不了?!标愊壬硎舅麑嵲诓幌朐俦贿@個糟心事影響下去了,目前他已經與房東協商,損失雙方一人一半。

        而業主代表李女士也向記者訴諸了自己的難處?!叭诵亩际侨忾L的,租客的情況我也非常理解,輿論也都倒向租客一邊,認為他們剛畢業沒有錢,很可憐,但并不是所有房東都衣食無憂,我也有一大家子人要供養啊,生活壓力并不比年輕人們小?!?/p>

        此前,李女士在杭州的兩居室委托給了蛋殼公寓出租,蛋殼已經一個多月沒有給李女士房租了,面對一個月近5000元的損失,李女士表示自己無法承受太久?!斑@套房子本是結婚時和我愛人一起買的婚房,我們為了能賺點房租補貼家用,就搬去公婆那一起擠著住?,F在女兒出生了,處處需要錢。大冷天我也不想把里面的孩子趕走,可再耗下去我就損失一萬多了,實在是沒辦法?!?/p>

        李女士曾提出跟租客一邊一半承擔損失,但租客認為自己交了房租就應該繼續住下去,拒絕了這個提議。此外租客擔心的是一旦解約,他們的維權就更困難了,在一切沒有定論前,不會貿然搬走。

        銀行不相信眼淚,退租仍得還“租金貸”

        “我之前打算租金都不要了,連押金也不要了,直接搬走,有人提醒我月付的還有租金貸,我一下子就傻掉了?!?/p>

        王小姐口中的租金貸是微眾銀行提供給蛋殼公寓的一項業務。租客在沒有能力全款支付租金時,可以向蛋殼公寓申請租金貸,按月分期償還。據悉,王小姐當時并不知曉這個租金貸的操作流程是蛋殼公寓以她的名義先向微眾銀行借一整年的房租,再讓王小姐按期償還。

        所以王小姐雖已申請了退租,但仍屬于她單方面違約,微眾銀行的錢已經被借走了,這個錢還需要她本人來還。

        “我現在真的欲哭無淚,聽說這個租金貸如果還不上就要上報征信,但前提是蛋殼出了問題,房東趕人住不下去了,我才被迫搬走的,憑什么房子都不讓住了還讓我來還錢?”

        對于這樣的情況,微眾銀行的客服也開始失聯,而租金貸這個業務也已經下線。只給出了一條公告,公告里的意思大致為,如果租客還能住的話就不要搬走,如果已經搬走了,在明年3.31號前征信不被影響,但之后就不一定了。

        關于這點,國咨律師事務所王亞輝律師認為,貸款是租客在自愿的情況下簽署的,與普通貸款一樣,與房屋能不能使用無關,理論上確實需要租客繼續履行還貸義務。

        但很多租客表示根本不知道蛋殼已經將錢全部借走,在簽署借貸協議前也并未被清楚告知相關風險,希望訴諸法律解決。截至發稿,租金貸仍然沒有新的解決方案出來,許多租客仍在嘗試各種方式繼續維權。

        業內人士早已預料到蛋殼危機

        “蛋殼公寓是典型的高價租入,低價租出。這個模式如果在市場行情不錯的情況下是會有源源不斷的資金流的,但是這個模式對房屋的空置率要求很高,一旦出現多套房源空置,虧損就會擴大,再加上今年疫情的影響,蛋殼公寓的暴雷也是意料之中的?!?/p>

        一名知名房產公司的中介小劉這樣對記者說道。據披露,蛋殼公寓2017年至2019年分別凈虧損2.7億元、13.7億元、34.3億元,虧損成逐年遞增勢態,且今年上半年受疫情的影響,虧損將更加嚴重。小劉表示聽聞蛋殼正在跟多方房產公司進行洽談,但誰也不想接這個“燙手山芋”。

        “蛋殼公寓到現在為止仍然在虧損,且沒有得到一條較為成功的盈利模式,許多企業即便接手也很難轉虧為盈,現在生意這么難做,大家都很謹慎?!?/p>

        截至發稿,成千上萬名租客、房東和沒有領到工資的管家們仍走在漫漫的維權路上奔走呼告,有人訴諸法律,上訴立案;有人在豆瓣、微博發帖尋求關注;有人組織輪班去蛋殼公司蹲守……

        維權群里卻漸漸冷卻,因為大家已經開始對一些新成員遭遇表示麻木。心照不宣的是,在沒有官方渠道通知下發前,租客的當務之急是和房東斗智斗勇,盡最大可能多留一天;而房東也在“密謀”如何在不犯法前提下勸離舊租客。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原標題:臥底5000人蛋殼公寓維權群,情況比預想中糟糕百倍)

        (責任編輯:黃冰馥_NO8071)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