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9j5b"></sub>
      <address id="j9j5b"></address>

        三人自駕九寨溝墜河事故認定:轎車司機違法超車擔全責 家屬申請復核

        2020-12-23 17:51:55 紅星新聞

        10月22日,一輛載有3人的白色轎車在從九寨溝自駕游返回成都的途中,經過四川阿壩州茂縣境內的飛虹鄉時與一輛貨車相撞,墜入湍急的岷江。車上3人均失聯,分別為謝某(男,25歲)、文某(女,25歲)、陳某(女,24歲),其中文某為謝某的表姐,陳某為文某前同事兼好友。

        事故發生后,文某的尸體于11月8日在事發地下游被找到,11月12日,墜江失聯車輛在距離事發地大約3公里外被發現。目前,謝某、陳某仍處于失聯狀態。

        今日(12月23日),紅星新聞記者從失聯人員陳某家屬處獲悉,關于該事故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已出爐,事故認定為:轎車駕駛員謝某駕駛車輛違法超車,是造成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因此認定當事人謝某承擔此次事故全部責任。貨車駕駛員張某無責任,轎車內同行者文某、陳某無責任。

        ↑車輛墜江后,有人趴在車頂

        『交通事故認定』

        ①轎車違法超車

        紅星新聞記者看到,這份于12月18日出具的事故認定書中還原了事故發生的經過:2020年10月22日,駕駛人謝某駕駛川A大眾牌小型轎車,車上搭乘文某、陳某,由松潘縣往茂縣方向行駛。15時57分,當該車行駛至213國道2041KM+950M路段處時,因違法超越前方同向行駛車輛,與對向行駛的由青海省格爾木市駕駛人張某駕駛的魯Q重型半掛牽引車發生正面斜向碰撞,致使小型轎車駛出左側路肩外,墜入岷江河中,造成轎車及駕乘人員謝某、文某、陳某三人失蹤,重型半掛牽引車受損的道路交通事故。

        事故發生后,茂縣公安局交警大隊于10月22日21時對貨車駕駛員張某進行了吸毒(尿液)檢測,結果呈陰性。同時,送檢的張某的抗凝血液檢材中乙醇含量小于1mg/100mL,根據《車輛駕駛人員血液、呼氣酒精含量閾值與檢驗》(GB19522-2010)國家標準,張某沒有酒駕或者醉駕。

        而四川西華交通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鑒定意見顯示,未發現轎車及貨車所檢項目在事故前存在與本次事故有直接關聯的安全隱患。

        ↑事故認定書

        ②轎車駕駛員擔全責

        此外,貨車的道路交通事故車輛速度(制動前瞬間)為59km/h,未能計算出轎車的道路交通車輛速度。

        在兩車發生碰撞時,貨車車身位于汶川往松潘方向的車道內,碰撞過程中,轎車因碰撞導致其速度快速降低至0km/h,由于貨車總質量大,因為慣性不能立即停止,導致貨車繼續向其行駛方向推行轎車。轎車被向后推行、倒退行駛并發生順時針方向旋轉,車尾朝向岷江河方向。由于路面外低內高及碰撞沖擊作用,加快了轎車后退的速度,最終車輛后退墜河。

        綜合分析以上情況,轎車駕駛員謝某駕駛車輛違法超車,是造成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

        由于謝某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五條、第四十三條“機動車、非機動車實行右側通行以及同車道行駛的機動車,后車應當與前車保持足以采取緊急制動措施的安全距離,在與對面來車有會車可能的情形下,不得超車”之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九十條之規定和《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第六十條第(一)項之規定認定:轎車駕駛員謝某承擔此次事故的全部責任,貨車駕駛員張某無責任,轎車內同行者文某、陳某無責任。

        ↑事故發生前的三人合影

        『家屬申請復核』

        ① 大貨車沒有減速

        陳某家屬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在茂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出具了這份《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后,他們和文某、謝某的家屬均到達茂縣。由于對事故認定有異議,他們三家人聯合向上級阿壩州公安局交警支隊遞交了《復核申請書》,請求對該事故責任重新進行認定,并撤銷茂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出具的這份《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

        三方家屬認為,貨車發生事故時的車輛速度為59km/h,在未計算出轎車在發生事故時速度的情況下即認定轎車駕駛員謝某承擔此次事故的全部責任,屬于事實認定不清。此外,謝某超車是事實,但貨車駕駛員在發現對面來車超車時,應當減速進行避讓,而在事故認定書中并沒有發現貨車駕駛員盡到了減速避讓的安全駕駛義務。

        ↑墜江車輛被找到

        失聯家屬表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中認定的交通事故發生時間為15時57分,但在《四川西華交通司法鑒定中心司法鑒定意見書》中,對貨車行駛記錄儀的車速記錄中可見,在15時58分48.2至15時58分54.8之間,貨車速度還由57km/h升至64km/h,且無制動信號,直至15時59分08.0才記錄貨車有制動信號,隨后速度才降至0km/h。這說明貨車司機在事故發生時不僅未減速,反而存在車輛加速,導致事故發生之嫌,因此此次事故只認定轎車駕駛員全責,貨車駕駛員無責有失公允。

        大貨車有超速行為

        此外,家屬表示,事發路段標明大車的限速為50km/h,小車的限速為70km/h,按照《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中對大貨車車速(制動前瞬間)59km/h的認定,事發時,大貨車處于超速狀態。

        家屬表示,“由于超速,制動不及時,大貨車的反推力才把小車推入江中?!彼源筘涇囈泊嬖谝欢ㄘ熑?,而并非無責。

        紅星新聞記者也從茂縣交警大隊了解到,茂縣至飛虹鄉間,全路段限速70km/h,大型車輛區間測速限速值為50km/h。(區間測速:在同一路段上布設兩個相鄰的監控點,基于車輛通過前后兩個監控點的時間來計算車輛在該路段上的平均行駛速度,并依據該路段上的限速標準判定車輛是否超速違章)。

        ↑事發路段附近地面標有限速提示:大車50km/h

        陳某的姐姐表示,“說到底,自己的妹妹才是最無辜的一個,現在人都還找到?!彪m然現在認定謝某全責,但三家人都失去了親人,她們也無法再讓謝某家人負責。

        陳某的姐姐認為,“現在小車上的人都不在了,發生事故那里又沒攝像頭,可能會存在死無對證的情況?!彼Mㄟ^再次調查,能讓貨車司機承擔應負的責任。

        據悉,根據相關規定,當事人若對事故認定有異議,自《交通事故認定書》送達之日起三日內提出書面復核申請,對同一事故的復核僅有一次。

        紅星新聞記者 章玲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 于曼歌

        此前報道:

        三人自駕游九寨,返程途中出車禍墜江失聯 司機駕照已拿5年,但提車不到3個月

        10月22日,一輛載有3人的白色轎車在213國道四川阿壩州茂縣飛虹鄉墜河,車上3人(1男2女)失聯。

        現場視頻顯示,這輛白色轎車疑似與一輛大貨車發生碰撞后墜入岷江,車輛墜江后,有人趴在車頭上,隨著車輛在江中起伏,附近的目擊者曾試圖救援,但因水流湍急,無專業工具,未能成行。

        10月25日下午,紅星新聞記者趕赴茂縣墜江現場,試圖還原事發時的場景。

        據了解,墜江失聯的三人均為二十四五歲,是去九寨溝自駕后返程的車輛,司機于5年前取得駕駛證,但提車不到3個月。

        值得注意的是,同樣的墜江事故,在兩個月前在附近路段,也曾發生。

        事發現場

        【車禍墜江】

        旅游回程途中與貨車相撞,轎車墜江

        他曾給女友發消息詢問“返程沒有”,直到第二天都未收到回信

        社交平臺上,兩段車禍事故現場視頻,引發網友關注。第一段視頻中,一輛大貨車停在路中央,貨車左下方有明顯的撞擊痕跡,而在地上,散落有一白色車輛的前保險杠碎片以及車牌,視頻鏡頭轉向車道旁的河中,“下去了、下去了……”而在另一個視頻中,一輛白色轎車在湍急的河水中起起伏伏,在車輛引擎蓋上方,還蹲著一個人,死死地抱住車身,車頭左側也有明顯被撞擊的痕跡,車內,安全氣囊已經打開,“還在走!”現場目擊者在視頻中說,言語中無不為落水者感到擔憂。

        紅星新聞記者從茂縣交警大隊了解到,22日16時02分許,阿壩州茂縣飛虹鄉境內213國道上發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輛白色轎車墜入江中,由于事發地沒有監控,從事發路段前方卡口的視頻監控中看到,正、副駕駛分別坐有一男一女,開車的是男性,“現在能確定的是兩人墜江失聯?!?/p>

        據了解,現目前確定墜江失聯的人員有謝某(男25歲)、文某(女25歲),另一名陳某(女24歲)仍在確認中,其中文某為謝某表姐,而陳某則為文某前同事兼好友。

        據陳某男友王先生此前介紹,女友三人此行的目的地包括若爾蓋和九寨溝,“他們是19日出發的,計劃前往若爾蓋、九寨溝,23日返程回成都?!钡跸壬榻B,女友一行實際上21日就到達了九寨溝旅游,女友與朋友的聊天記錄顯示,他們一行22日便返程。記者從王先生與陳某22日16點22分的聊天記錄中看到,他曾給女友發消息詢問“返程沒有”,但未收到回復,第二日都未收到回信,且手機也關機,他才從女友家人處得知“出了車禍”。

        【水面漂流】

        目擊者:有人站在車頂,隨河水往下游漂

        “車漂得很快,但隨身沒有攜帶救援工具,我們也沒辦法”

        阿壩州當地做蔬菜運輸的陳先生是當時路過此地目擊車禍的目擊者之一,他也在現場拍攝了視頻。他拍的視頻中,有個人站在汽車車頂,隨著洶涌的河水往下游漂,岸上的人都非常著急。據陳先生介紹,22日16時許,他和同伴開車路過此地,看到有車墜河后,他們馬上將車靠邊,尋找安全的路段???,準備幫忙施救,“我們到(事發路段)的時候,那個車已經已經沖到水里面去了?!庇捎谲嚻煤芸?,他們也嘗試施救,但隨身沒有攜帶救援工具,“所以也沒辦法?!标愊壬f,小轎車這就樣在水面漂浮了三四百米,“漂到一處拐彎處我們就看不到了?!彼榻B,他和同伴還沿著河跑了一段,但是沒追上,兩三分鐘后,落水車輛消失在了他們視線里。

        “想去幫忙救一下,但沒得辦法?!苯邮芗t星新聞采訪時,說起此事,陳先生還有些遺憾,他將現場一些視頻提供給了家屬,希望有助于家屬查找失聯人員。

        事發地

        【后續處理】

        民警每天沿河搜尋,貨車駕駛員已被控制

        由于事發現場沒有監控,大貨車車內也未安裝行車記錄儀,所以暫無法還原事發時的場景

        10月25日下午,紅星新聞現場趕到事發現場。記者看到,該路段處于兩個彎道中間,大約有400米左右,事發地路面還有兩車輪胎留下的剎車印記,同時,路面距離水面有十多米,河水湍急,暗流較多,目測若無專業救援工具,救援難度較大。

        路面距離水面有十多米

        河水湍急,暗流較多

        據陳某家屬介紹,事發時大貨車臨河行駛在道路外側,白色小轎車則靠道路內側行駛,而為何當時行駛在內側的小轎車在發生車禍后,會被撞到五六米外沖入外側的河水中,家屬都感到很奇怪。而由于事發現場沒有監控,大貨車車內也未安裝行車記錄儀,所以暫無法還原事發時的場景。

        據茂縣交警大隊相關負責人介紹,事發后,當地消防、交警均趕赴現場處理,全力以赴開展搜救工作。現在每天早上,民警都會沿河尋找,暫未發現墜江車輛的相關信息,由于該河流水流較急,水溫較低,打撈難度較大。

        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事發時大貨車是空車,山東牌照,駕駛員是青海人,目前駕駛員已被控制在一定范圍內。

        對于大貨車司機有無超速,醉駕?交警大隊相關負責人表示,大貨車雖然沒有行車記錄儀,但已在事發后對車輛進行檢測,試圖用技術手段確認其是否在事發時超速,同時,大貨車司機的血液樣本已送至成都檢測,是否醉駕,暫未出結果。

        而當記者提出采訪大貨車司機,還原事發現場時,茂縣宣傳部門表示,由于事故仍處于調查中,所以暫不方便接受記者采訪。

        當地交警大隊

        【原因探究】

        雙向車道,路邊沒護欄,且近日交通壓力大

        由于目前理縣方向道路正在修路,大貨車無法通行,所有通往甘孜州、青海省的大貨車都要途徑此地……

        紅星新聞記者了解到,這段路是雙向兩車道,超車則必須借用對向車道。

        同時,這條路是到松潘、九寨溝、若爾蓋、黑水縣的必經之路,且由于目前理縣方向道路正在修路,大貨車無法通行,所有通往甘孜州、青海省的大貨車都要途徑此地,導致這條路的交通壓力較大。記者在事發現場看到,此路段限速70KM/H,但路過此處的車都開得很快,據在一旁測速的交警介紹,一天大約會有十多輛車超速,“小車較多,貨車較少?!?/p>

        現場車道較窄,且路邊沒有護欄

        陳某姐夫張先生表示,除車道較窄,車輛車速較快外,他認為路邊沒有護欄也是引發此次車禍的原因。記者看到,事發地近河一側種植了樹木,而車輛墜江的地方,正好處于兩株高大樹木間,車輛從中穿過,壓倒一株較小的柳樹后墜江。

        記者了解到,三人開車墜江的新聞發出后,不少網友認為謝某是新手司機,不該在剛提車后就開道路情況復雜的九寨溝線。記者也從相關部門了解到,此次在全程行駛中,并非謝某一人駕駛,其表姐文某也曾輪換駕駛。記者從權威部門了解到,謝某于2015年10月15日取得駕駛證,于今年8月7日,給出事的小轎車上戶。文某則于2016年12月15日取得駕駛證。

        據張先生介紹,當時在事故現場處理的交警曾告訴他,8月份在此路段就有一輛面包車載著3人墜入江中,車輛在一個多月后才浮出水面,而其中兩名失聯者則在一個多月后,才在沙場作業時被挖出來,至今仍有一名墜江者未找到。此事,記者也從茂縣交警大隊得到確認,此事位于20多公里外的回龍鄉,是一輛小皮卡車,由于當時道路正在維修,車輛超車造成的。

        【家屬聲音】

        不放棄,還抱有一絲希望

        最開始來茂縣的親屬有十多位,目前剩下7位親屬租住在當地一戶農家內繼續尋找

        陳小林(化名)是失聯者陳某的親姐姐,家住廣安的她,在得知消息后,從廣安一路哭著趕到茂縣。她告訴記者,妹妹才24歲,剛剛參加工作不久,人很單純,生活經驗很少。得知消息后,一家人都很悲痛,“若真遇到不幸,一家人都難以接受?!钡谑掳l地現場看到湍急的水流后,他們也認為“兇多吉少”,作好了最壞的打算。

        她說,最開始來茂縣的親屬有十多位,他們每天都會沿著事發地往下游找幾公里,“警方也每天安排人找”,但都一無所獲。由于不少親屬都需要趕回工作單位上班,為了降低成本,部分親屬離開后,剩下的7位親屬就租住在茂縣的一戶農家內繼續尋找。

        紅星新聞記者在事發現場看到,事發地上還殘留一些香燭錢紙,陳某家屬告訴,這是另外兩位的家屬祭拜時留下的,由于警方仍未在卡口監控中看到車輛后排有人,他們仍抱有一絲希望,希望她沒坐上那輛車。陳小林表示,“不管怎么樣,會一直找下去?!?/p>

        事發地上還殘留一些香燭錢紙

        記者從另一位失聯者謝某的父親處了解到,他們已于今日(10月25日)從茂縣返回成都,事情發生后,他們一家人都很難過,也想過繼續尋找,但在家中的謝某的爺爺奶奶異常悲傷,他們則必須趕回成都安慰、照顧父母。

        截至發稿前,仍未找到墜江車輛的任何信息。

        救援仍在繼續,希望聽見好消息。

        紅星新聞記者 章玲 王明平 攝影 實習記者 李歡 茂縣現場報道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陳會潔_NB11608)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