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9j5b"></sub>
      <address id="j9j5b"></address>

        結婚7年我越來越愛我老婆,卻沒發現她每天都在飯菜里加料

        2021-02-16 14:15:59 森里伊人眸

        1

        周末的商場,人群熙熙攘攘。

        劉威與曹錦云看完一場最新上映的電影,還不到吃飯的時間,便手挽手隨便逛逛。

        說起來,已經是結婚七年多的老夫老妻了,但在他們之間,并沒有什么七年之癢。相反,他們恩愛得叫周遭的親朋好友都格外羨慕。

        轉了半層樓,劉威突然有種異樣的感覺,似乎有什么人牢牢盯住了他,讓他整個人都不自在起來。

        他一面跟還興沖沖念叨著劇情的曹錦云有一搭沒一搭地應付著,一面四下張望。

        周圍并沒有什么熟面孔,但就在自己斜前方不遠處,站著一個姑娘。劉威幾乎立刻就確定,這個姑娘正是盯著他的人,因為即使他們的眼光對上了,她仍是毫不退縮地與他對視。

        劉威快速在腦海里搜索,卻并沒有任何關于這張臉的信息,可是,他也不明白,怎么會有人用那么復雜的眼神望著一個陌生人。

        那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像是有意外,有驚喜,有期待,但更多的,是恨意。

        劉威不由自主地放緩了腳步,曹錦云詫異地側過臉來看他,柔聲問:“老公,怎么了?”她順著劉威的目光,也看到了那個漂亮的年輕女人,手指不由抓緊了丈夫的衣袖,強堆起笑來問:“怎么?熟人?”

        劉威搖搖頭:“不是?!?br/>

        曹錦云松了一口氣,撒嬌著把臉貼上丈夫的肩膀,開玩笑似的說:“我還以為你的小情人打上門來了呢!”

        “胡說八道?!眲⑼o奈地笑了笑,在曹錦云的鼻尖寵溺地擰了一下。

        兩個人談笑著與那個姑娘擦肩而過。

        除了持續跟隨的眼刀之外,姑娘倒也沒有其他任何舉動,這讓劉威松了一口氣,心內又莫名其妙地生出一絲難明的情緒,不覺有些頭疼。

        吃完晚飯回到家,劉威的頭疼越發劇烈,他躺在沙發上,覺得仿佛有無數聲音在大腦里竊竊私語,說的什么,卻是一點也聽不分明。有好幾個瞬間,他都似乎要捕捉到某個關鍵的信息了,可終究又都錯過了。

        曹錦云洗完澡出來,看他臉色不好,殷勤地為他熱了杯牛奶。

        她從背后擁抱住劉威,剛剛沐浴后的身體散發著迷人的玫瑰香:“喝吧,喝完早點睡?!彼淖齑劫N著他的耳朵,聲音里仿佛含了蜜,濃稠而甜膩。

        一口牛奶喝下去,竟然也是異常的甜。

        “怎么這么甜?”劉威疑惑地望著乳白色的液體。

        曹錦云微微一笑:“加了蜂蜜?!?br/>

        奇妙的是,當他一口一口將牛奶喝完,那些在大腦里盤旋的混亂聲音,也逐漸消失了。他心內柔軟,拉過妻子抱在懷里,繾綣親吻。

        只是……這一幕,是不是曾經發生過……為什么有一種熟悉感?劉威的茫然只持續了幾秒而已。曹錦云的吻也帶著甜意,他禁不住沉溺下去。

        2

        即便是大白天,這家店也是昏昏沉沉的,大片的落地玻璃被黑色的絲絨窗簾遮住,玻璃門倒是開著,但掛著厚厚的簾子,不進到店里,根本不知道做的什么營生。

        每次來,曹錦云都會有種錯覺,這家店根本沒有開在熱鬧的商場里,而是開在了某個異度空間。

        她抬頭望了望紅木雕成的古舊招牌,上面是四個篆體字:稱心如意。

        她嘆了口氣,掀開簾子。

        店里點著沉水香,古董留聲機里放著不知名的歌手唱的歌,細細的嗓音,裊裊地搔在人心尖上。

        “又用完了?”慵懶的聲音從角落傳過來,斜躺在一張華麗躺椅上的女人欠了欠身,細細的眉高高挑著,纖長的手指上夾著一根女士香煙。她嘴角掛著笑,細長的眼睛里卻像寒夜里冰封的湖,黑沉沉、冷冰冰沒有一絲溫度。

        曹錦云點點頭。

        女人姓秦,是這家店的老板。她獨自經營這家店,喜歡聽別人的故事,卻從不談論自己。曹錦云也不在意,只要能從她手里買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她是誰,并不重要。

        “你未免用得太快了一點?!鼻乩习宀辉趺凑J同地搖搖頭,起身從貨架上拿下一個棕色的玻璃瓶?!斑@玩意兒貨源緊,現下就這么一瓶了,你最好省著點用。另外,別說我沒提醒你,是藥三分毒,過猶不及?!?br/>

        曹錦云面無表情地接過瓶子。也就是10ml而已,卻要花費近千元。如果旁人知道了,大概會笑她不是瘋子就是傻子??芍挥兴约褐?,這瓶子里的液體是她救命的藥,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的手指摩挲著這個冰涼的玻璃瓶:“對于病入膏肓的人來說,活著最重要,副作用算什么?”

        秦老板不置可否:“也許,沒你想的那么嚴重?!?br/>

        “你什么時候這么多話了?我以為秦老板賺就是我們這種人的錢?!辈苠\云小心翼翼地收好瓶子。

        “當我偶爾良心發現吧?!鼻乩习逦⑽⒁恍??!爸挥X得你大可不必如此為難自己?!?br/>

        “我自己的事自己知道?!辈苠\云冷冰冰地回答:“回見?!?br/>

        “執著是苦。你啊,就是太執著?!蓖苠\云離開的背影,秦老板似嘆非嘆地低語。

        3

        曹錦云第一次踏進這家店的時候,正處于人生的最低潮。

        其實她早有覺察,劉威的心不在她身上了。他常常很晚回家,說不清自己的去向。她追問時,他先是敷衍,后面就開始暴怒。曹錦云知道,他只是用憤怒來掩蓋他的心虛。再后來,他連掩蓋都不屑了。

        他的身上總是有別的女人的香水味,他總是夜不歸宿。即使回家,他也根本不愿意同她多說那怕一句話。她偷偷去見過那個攪亂她整個生活的女人,也不過是年輕一點,清秀一點而已。她不知道自己輸在哪里。

        曹錦云知道劉威想離婚,可她就是不給他機會開口。她總覺得,這段婚姻還沒有走到盡頭,她不想放棄這個占據了她整個青春的男人,但又不知道如何才能挽回劉威的心。

        就是在這個時候,她走進了那家叫稱心如意的店。她是這家商場的???,可那是她第一次留意到有這樣一家店。秦老板告訴她,也許是因為以前的她不夠失意,不夠絕望。

        那天,她離開稱心如意的時候,帶回了一個小小的棕色安瓿瓶。秦老板告訴她,這叫蜜意糖漿。

        直到結婚七周年紀念日的那一天,她才真正下定決心讓劉威喝下它。就在那天的飯桌上,劉威向她說出了那句話:“我們離婚吧?!?br/>

        一瞬間,曹錦云覺得自己的心像一塊又冷又硬的鐵,沉甸甸地往下墜。墜得她整個人恨不得卷曲成一團。但她面上七情不動,仿佛根本沒有聽見,起身進了廚房,圍裙兜里那一個小小的安瓿瓶已經被攥得溫熱。

        煲著雞湯的砂鍋在爐灶上小小地咕嘟著,香氣濃郁得令人感傷。這一鍋湯,從原材料到熬制,曹錦云花了十成心思,盡管早就猜到對方不會領情,可她也只是想好好過完這一個結婚紀念日。她甚至跟自己說,如果劉威能夠配合著過完這一天,給彼此留一個美好的句點,她也能丟開手,放他自由。

        可他,偏偏就連她最后的這一點心意都不能體諒成全?;蛘?,這就是天意。

        曹錦云從洗碗機里新拿出兩個小碗,盛出滿滿兩碗雞湯,又細細切了蔥花撒上去,黃澄澄的雞油襯著翠綠綠的蔥花,賞心悅目。

        曹錦云從兜里掏出那個安瓿瓶,濃稠如糖漿的藥液滴入湯碗,霎時間就與雞湯混為一體。

        4

        曹錦云調整好情緒,端著雞湯回了飯廳。

        “喝一碗吧,熬了一下午了?!彼纳ひ粲悬c抖,手也不大穩當,湯又盛得太滿,擱下時便灑了一些出來。

        劉威嫌棄地皺起眉想發作,可見到她微紅的眼,又多少覺得愧疚?!板\云,你也知道我們沒可能了,逃避也不是個事兒。你有什么條件只管題,咱們不要在互相耽擱了,好嗎?”

        曹錦云按住蠢蠢欲動的火氣,放軟了態度:“有什么事兒,喝完湯再說。夫妻一場,不至于連一碗湯的面子都不給我吧?”

        劉禾威原本做好了大吵一架的打算,但曹錦云難得示弱,佯裝平和的語氣里是藏不住的幽怨,他不免也生出些愧疚?!昂韧赀@碗湯,咱們就能好好談?”

        曹錦云露出一個別有深意的笑容:“你想要就談?!?br/>

        湯確實是好味道。劉威幾口喝下去,只覺得五臟六腑都格外熨帖,嘴里還有些回甘。但幾秒之后,劉威只覺得心臟突然猛烈地跳動了一下,接著,又是一下。幾次之后,心臟像逐漸加快的小鼓點,速度與力度都一路飆升,歡脫得幾乎要破開胸腔。

        劉威揪住胸口的衣襟,面色蒼白,五官扭曲,大滴大滴的汗從額頭滑落。

        曹錦云靠在椅背上,默默地看著他,臉上蒙著一層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神色,混雜著痛苦,悲傷和冷漠。

        對于這個糖漿的藥效,其實曹錦云也沒有把握,有那么一瞬間,她看著痛苦不堪的劉威,甚至想,如果這是一瓶毒藥也未嘗不好,索性一了百了。

        但,劉威到底沒有死,陣痛過去之后,他像是倦透了,悄無聲地地睡著了。

        劉威醒來時,房間里已經黑了。曹錦云躺在他的身邊,鼻息均勻,可他知道,她沒有睡著。不知道為什么,看著妻子的背影,他的心一種酸楚又甜蜜的情緒塞得滿滿的,他側過身去,從背后摟住了曹錦云。撥開她的長發,輕輕地吻她的脖子,在她耳畔低語:“我愛你?!?br/>

        曹錦云閉著眼,任由滾燙的淚水濕透了枕頭,嘴角卻勾起了一絲笑意。

        5

        曹錦云曾經無數次幻想過與劉威重拾感情,卻怎么也沒想到是以這樣的方式。那個深深愛著她的劉威又回來了,他們之間的感情甚至好過從前。

        但,沒有一種藥水是一勞永逸的。秦老板說,一滴糖漿可以維持一個月的效應,如果一個月之后不能按時服用,劉威原本的意識就會漸漸清醒。

        起初曹錦云還能嚴格地按照使用說明來用藥,可漸漸地,她就控制不住自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曹錦云對劉威的一舉一動都變得格外敏感。如若他的神色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或者哪天的情緒稍微低落了,跟她說話時的態度不夠熱情了,曹錦云就開始懷疑糖漿的藥效是不是正在消失。

        于是,她開始頻繁地在劉威的食物里加入蜜意糖漿。

        發展到后來,她才意識到,她容不得劉威有一分一秒的不夠愛自己,她對他情感的控制欲幾乎到了扭曲的程度。她清醒地知道自己正在一步一步地滑向瘋狂,但卻絲毫沒有懸崖勒馬的打算。

        曹錦云漸漸發現劉威變了。

        變化很細微,可能是某個神情,也可能是他回家時脫衣服的姿態,甚至是他吃飯時第一筷子夾的菜,或者講話時無緣無故多出來的語氣詞。不是同床共枕多年的人很難覺察這些變化,但曹錦云是在太了解自己的丈夫了,她熟悉他所有的神情和習慣,這些東西一旦變化,對她而言,劉威就變成了一個熟悉的陌生人。

        她享受劉威的柔情蜜意和百依百順,卻又按捺不住驚惶。

        她去拿貨時跟秦老板提起過這件事。

        秦老板莞爾一笑,答得很玄妙:“過去的那個他已經不愛你了,如今這個愛你的他怎么可能還是過去的他?”

        曹錦云無言以對。

        6

        后來,劉威又見過那個姑娘一次。

        姑娘給他講了一段故事。說的是一個年輕女人如何邂逅了一個已婚男子,他們如何相愛,如何相處,如何甜蜜。那個男人承諾與妻子離婚,跟年輕女人一生一世,可轉眼,他就與她形同陌路。

        姑娘流著淚,楚楚動人,劉威想,如果不是深愛著曹錦云,他大概也會愛上這樣的女子。

        他知道,姑娘故事中的主角應該就是她和他,然而,無論他怎么回想,思緒都像是斷了一截的斷琴弦,難以接續。

        回家以后,他忍不住問曹錦云:“我是不是遇到過什么意外?”

        曹錦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問:“怎么這樣說?”

        “我覺得好像有些記憶消失了?!眲⑼嘀栄?。

        “別胡思亂想了?!辈苠\云繞到他身后,為他按摩。劉威閉上眼,沒有看見曹錦云冷下來的眼神和嘴角詭異的笑容。

        從那天起,劉威開始有點混亂了。他每每看著曹錦云,滿腔都是愛意溫存,可內心深處又好像有一個聲音在對他說,這不對,他愛的不是這個人。但若要說那個人是誰,腦子里又沒有一個固定的形象。

        他懷疑精神狀態出了問題,開始背著曹錦云去看心理醫生,甚至嘗試了催眠。

        醫生卻告訴他說一切正常。

        劉威開始做一些雜亂無章的夢。夢里的他有著不同的身份,就像時下流行的快穿小說,每個夢里他都有一個深愛的女人,每一個都不是曹錦云。

        他保留著自己的小秘密,說不上來為什么,直覺告訴他,不能讓曹錦云知道這些夢。

        他不知道,曹錦云在觀察他,就像觀察一只小白鼠。

        他也不知道,白天清醒的時候,他會不經意將夢里的身份帶到現實中來,有的時候,他表現得根本不是他自己。

        他睡著的時候,會喃喃地呼喚夢中心上人的名字,就像醒時叫曹錦云的名字一般柔情。

        他什么都不知道,因為他的記憶片段,總是不告而別。

        曹錦云什么都知道。

        有好多個深夜,她坐在床頭,看著劉威陷入夢境的臉,神色冰冷,最后漸漸麻木。

        她有讓一切停下來的機會,但她卻什么也沒有做。她發現,自己享受這種掌控的感覺。

        7

        蜜意糖漿是由癡情男子的眼淚與精魄釀成,極其稀有。秦老板說,這是因為怨女常見而癡男不易得。也正是因為這樣,蜜意糖漿里融合了那些癡情男子的記憶與情感,長期過量服用,這些記憶與情感就會在使用者的身體里凝結,壯大,甚至會與使用者的記憶與情感發生對抗。

        但,當劉威向她問起是不是曾經丟失過記憶的時候,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那一天的牛奶里,她倒下了整整一瓶蜜意糖漿。

        曹錦云不再控制糖漿的用量。劉威開始長時間地陷入混亂。

        曹錦云接手了公司的管理權,對外放話說劉威的身體狀況出了問題,需要休長假。她白天去公司上班,晚上回家跟劉威一起吃飯,就像回到了他們剛剛結婚時那樣。不同的是,他們的行為調轉了位置。

        劉威變得很遲鈍,不愛說話,經常神游。但同時也變得特別黏她,有時她回來晚了,一打開門就能看到他蹲在門口,眼巴巴地望著她。于是,她就會湊上去,給他一個安撫的擁抱。

        晚飯后,曹錦云與劉威坐在沙發里看電視。劉威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陷入睡眠。最近,他沉睡的時間越來越長了。曹錦云覺得,這個時候的劉威是最讓她放心的。她慢慢地將頭枕在劉威的肩膀上,鼻息間是她熟悉的氣息。

        電視里演著你愛我我愛他的狗血情節。曹錦云想,這種故事是再也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了。這或許,也算得上稱心如意了吧。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