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9j5b"></sub>
      <address id="j9j5b"></address>

        樓宇驚現“樓鳳”飛

        2021-02-18 00:05:04 刀鋒1927

        【采訪筆記】梁博(化名)今年還不到30歲,但已在江蘇省一家大型報社工作了5年,是一名資深社會新聞記者。而這次,他卻是以一個“爆料人”的身份來接受采訪。

        “2015年年末,我們做過一次對‘樓鳳’的暗訪,最終失敗了,但我很想把這件事說出來,希望社會能關注到這一點?!绷翰┱f。

        2015年11月份,一位母親給梁博所在報社寫了一封信,希望報社能救救她的兒子。

        她的兒子17歲,是一名高二的學生。但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母親發現孩子經常逃課,而且晚上回家經常神情異樣,學習成績直線下滑。母親暗中查看了兒子的手機和QQ聊天記錄。吃驚地發現,兒子竟在悄悄“找小姐”。

        “樓鳳”盯上未成年人

        梁博和另一名記者接下這項采訪任務,這位母親提供了她復制下來的聊天記錄。從內容上看,從2015年3月份開始,男孩通過“微信搖一搖”,無意中和一名女子聊上了。出人意料的是,這位失足婦女是一個“樓鳳”(專門在居民樓里從事賣淫活動),而且“樓鳳”所住的居民小區,和這所高中只隔一條馬路。

        再往下看,情況更加觸目驚心,這個男孩和這位“樓鳳”發生關系后,一發而不可收,在隨后的幾個月時間內,和不下20個“樓鳳”發生關系,而這些失足婦女,從事賣淫活動的地點竟然都是在高中、中專、大學附近的居民區。

        “有這么一個賣淫團體,通過微信等社交軟件的定位搜索,專門做學生‘生意’。被拖下水的,絕不只是這一個男孩?!绷翰┱f。這位母親發現后曾和男孩長談,孩子起初不肯承認,但說著說著逐漸漏了口風——他的很多同學都被不同的“樓鳳”通過微信“查找附近的人”之類的功能搭上關系,他找過的一些“樓鳳”,有的同學也光顧過。但具體是誰,無論如何他也不肯說。

        “這位母親沒收了男孩的手機,但卻封鎖不了孩子的經濟——這些年,壓歲錢都是男孩自己保管,母親只能收繳掉一部分?!绷翰┱f,這位母親為了管住孩子,天天守在學校門口,但男孩有時仍然會翻墻逃課。萬般無奈之下,只好找到媒體,希望端掉這些游弋在校園周邊的“樓鳳”。

        線上線下齊飛

        梁博干了5年社會新聞,對于掃黃之類的采訪并不生疏,原本覺得只要像對付其他色情場所那樣,暗訪一下,確定了地點,然后聯系公安部門找準時機抓個現行,就能把這些“樓鳳”端掉。但稍一了解,發現事情遠比想象中的難。

        一位“灰色人士”對梁博說,分布在高中、中專、大學附近的這些“樓鳳”,其實都歸屬于幾個賣淫團伙,以外省人居多,通過社交軟件招攬嫖客。

        在微信中和學生們搭茬的那些頭像背后并不是失足婦女本人,而是賣淫團伙的組織人員。一旦雙方確定交易,嫖客先要到某個高端物業小區的門外,然后給一個手機號打電話。接電話的人,實際上就在小區外面的某輛車里,觀察了嫖客確實是一個人后,才安排小區里面專門的人拿著門卡,來接嫖客入園區。

        進了大門之后,嫖客需要站在空曠的地段,再次打電話。隱藏著的觀察者再次確認嫖客后面沒有可疑人,才會告訴嫖客去幾號樓的幾單元幾樓。而嫖客通過單元口的門禁上樓后,一旦出現風吹草動,放風的人立刻會通知正在交易的嫖客和“樓鳳”,等到公安人員沖破單元口的門禁,再沖破居民樓的防盜門,嫖客和“樓鳳”早已經去了本單元的另一個房間躲避(也是事先租的房子),讓公安人員徹底撲空。

        “我聽線人說,早先,這些賣淫團伙都是由‘雞頭’帶隊,在南方一些城市的桑拿浴、KTV里面從事賣淫活動,但近期抓得嚴,太危險,所以撤到了民宅里。分散交易,利用高端小區的多重門禁逃避警方?!绷翰┱f,他們一般都只針對熟客,但同時也招攬學生做嫖客,主要是因為現在學生用手機微信更愿意和陌生人聊天,而且從某個角度講,學生也非常有錢,好騙。

        了解清外圍,梁博找到公安部門,但顯然警方目前也沒有什么有效的手段。一位派出所負責人對梁博說,“樓鳳”的賣淫場所往往分散在一個小區的許多地方,即便能通過內線,抓住一個“樓鳳”的現行,其他的“樓鳳”都會聞風而逃,等風頭一過,又都回來重操舊業。

        斗智斗勇敗陣

        梁博不甘心,通過社交軟件和一位“樓鳳”攀談,對方給傳了好幾名“樓鳳”照片,介紹不同的服務項目。梁博和對方講好價錢,隨后按對方要求,到了一處高檔小區門外,撥打對方發來的一個電話號碼。一名男子在接聽電話后,問了梁博穿的衣服顏色,隨后讓他等。

        五六分鐘后,一名中年女子從小區里面走出來。梁博看她到大門口站住打量自己,剛想開口說話,對方迅速地刷了一下門禁卡,然后轉身就走,顯得和梁博毫不認識。

        梁博只好一個人進入小區,到達指定的空地上,再撥電話。對方說你等一下,梁博站在原地等了六七分鐘。電話再次響起,告訴他,你去23號樓,按5單元3樓2號的門禁鈴。

        梁博照做,按了門鈴后,對方立刻開門。進入樓道后,出于職業意識,他邊上樓邊打量樓道,在樓道頂棚的感應燈旁邊竟然發現了微型攝像頭。

        “我當時就覺得這事八成是采不成了,對方太職業了,我玩不過他們?!绷翰┯仓^皮到了3樓2號。門自動開了,顯然,對方從可視對講機和門鏡里看清他是一個人,主動開門。

        開門的是一個穿著透明睡衣的女性,二十三四歲的年紀。梁博一進屋,女子立刻把門反鎖上。屋內是普通的租住房環境,那女子彎腰就要給梁博換拖鞋,梁博看情況不對,只好說:“你有30了吧,歲數太大了?!蹦桥诱f:“哥,我才20?!绷翰┱f:“你們這還有別的人沒,我想換個人,下回再找你?!?/p>

        這是事先準備好的托詞。那女子很不滿,說沒有。梁博拿起手機再給對方打電話。對方倒爽快,又報了一個樓號。

        梁博出了這個女子的房間,到另外一棟樓門口,但按單元口的門禁鈴卻沒人回應。他再打電話,對方口氣突然變了,直接說:“哥,你好像不是來玩的吧?”

        梁博知道露餡了——他并不是一個人過來的。在當初通過微信和“樓鳳”聯絡、確定地點后,和梁博搭檔的另一個記者提前進入了這個小區。但和梁博始終保持距離,梁博進入第一棟樓時對方可能沒發現。但當梁博換了一個樓的時候,搭檔也隨之移動位置,顯然是被隱藏著的操控者發現了端倪。

        對方電話掛斷,梁博只能立刻給事先約定的警方打電話。但等民警進入梁博剛去的23號樓內,3單元2號的大門怎么敲也敲不開。最終民警聯系了房主,強行打開門,里面卻空無一人,連衣物和洗漱用品都已經被打包帶走了。

        整個暗訪以失敗告終,但“樓鳳”寄身于高檔小區,通過社交軟件招嫖賣淫,甚至把手伸向未成年人的事實卻不容置疑。

        梁博說,顯然,憑借過去的常規手段,已經很難清除依靠互聯網社交軟件作案的“樓鳳”團伙,事到如今,只有希望此類事件被整個社會高度關注,動用更多更強大的力量和手段,問題才有望得到解決。

        延伸閱讀

        “一樓一鳳” 香港色情場所的另一面

        香港的色情業并不合法,外人熟知的“一樓一鳳”,也只是不違法而已。不過,香港的管理者又試圖表現出對欲望與謀生的尊重,默許色情場所存在,但要求經營者低調,“選秀”這種吸附眼球之舉,在香港不可能發生。各種色情場所,處于“猶抱琵琶半遮面”狀態。

        被孤立的“小姐”

        在香港,我們見到了肥龍。肥龍是香港上世紀60年代生人,因工作關系,曾常年與香港、澳門、內地甚至日本的娛樂場所打交道。見面的話題少不了掃黃。接受我們采訪的還有強哥(化名),他是香港一家老牌“骨場”(按摩場所)的老板。

        香港不禁止成人之間的有償性行為,允許一樓一鳳存在。所謂一樓一鳳,是指一個單元里面可以有一名女子從事性交易,這名女子被稱為“鳳姐”。但如果一個單元里有超過一名女子從事性交易,即“一樓多鳳”,她們將被視為賣淫集團,屬違法,此地也被視為違法的賣淫場所,在警方清掃之列。

        香港《刑事罪行條例》第137條規定:“任何人明知而完全或部分依靠另一人賣淫的收入為生,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10年?!边@是港人俗稱的“不得依靠妓女為生”法例,即若有第三者通過他人的性交易而獲利,比如組織管理者、皮條客等,都不合法。

        也正因此,香港的色情場所例如夜總會、桑拿等,原則上不允許有直接的性交易。不過,由于香港管理方式含糊,一些夜場會給客人提供性服務,只是這種方式未成為主流,且店方不能就此宣傳張揚。

        關于行業狀況,肥龍逐一向我們介紹:“香港的色情場所,高檔的是大型夜總會——現在基本上倒閉了?!?/p>

        “還有一種就是一樓一鳳,這是香港傳統就有的。一樓一鳳勝在安全,不會被抓的。在一樓一鳳之外,就增添了一樣‘上樓骨’(做按摩服務的個體戶),最近很流行?!?/p>

        “再低檔一點的有兩種,一種叫馬檻,一種叫指壓。馬檻的掛牌是時租酒店,客人來了后,馬檻的人會叫馬夫(皮條客)帶女的過來,35分鐘,服務是簡單直接的性行為。所謂指壓呢,其實跟‘上樓骨’差不多,就是女的年紀大一點?!?/p>

        “青鳥”是香港的一個非政府組織,為當地性工作者提供各種幫助。該組織的項目主任徐敏姿接受我們采訪時說,“雖然一樓一鳳不違法,但香港有‘不得依靠另一人賣淫的收入為生’法例,性工作者不能雇傭中介、保安、清潔阿姨,不能上街拉客(《刑事罪行條例》第147條:任何人在公眾地方或在公眾可見的情況下,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他人,即屬犯罪),只能等客人來。也就是說,她們是被孤立了的?!?/p>

        樓鳳也怕警察“吃霸王餐”

        粵語稱謀生為“揾食”。在香港這個人多地狹的都市里,各式人等都在為一日三餐奔波,無論是官方還是市民,他們對于目的是“揾食”的事情,即使是色情行業,態度也相對通達。

        甚至是社團之間,只要是涉及到“揾食”的事情,大家都可以坐下來和氣商量?!澳銈儾灰堋豆呕笞小酚绊?,以為社團就一定是打打殺殺的,其實不是那樣的?!狈数埿φf。

        大場的經營者,一般也不怕警察前來清查,反而是更怕媒體記者,“擔心場子上了報紙”,成了出頭鳥。徐敏姿說,“小姐”們最為擔心的,“一是財務不穩定,做這一行,今日開工,永遠不知道能接到多少個客人;二是對客人的恐懼,因為你不知道下一個客人是什么態度。我認識的一個鳳姐,每次迎接新的客人,在開門的那一刻,她的手都是發抖的?!?/p>

        “有一次,一個鳳姐被客人搶劫了,裹著毛巾追了出去,一邊追一邊喊有人搶劫。本來如果街上有人幫她的話,劫犯是可以被抓到的。但街上的人看到她,就說‘她是雞來的,不用理她’。結果沒有人幫她,劫犯就跑掉了。會存在這種情況:鳳姐遭到客人虐待、搶劫,不但沒有人幫她,還會受到言語上的傷害?!?/p>

        虐待、搶劫之外,變態客人的極端行為,是殺人。2008年,香港發生多宗鳳姐被客人殺害的惡性事件,當時曾引起轟動。

        對“小姐”不利的,不僅有變態的客人,還有警察。一些鳳姐透露,由于香港不允許“一樓多鳳”,一些警察就假扮成嫖客上門光顧,其間引誘鳳姐多叫一兩個女的進來服務,可以給她加價。根據香港法例,只要鳳姐口頭答應警察的要求,憑警察的供詞就可將她入罪。

        港人稱警方這種做法為“放蛇”,這與內地的“釣魚執法”庶幾近之。根據規定,香港警察到一樓一鳳處“放蛇”,最多能接受鳳姐的手淫服務,而且必須事先得到高級警司簽字允許。不過在實際的執行當中,一些警察會接受鳳姐的全套服務,并在事后表明身份,以此作為要挾,不付費用就走。這種吃“霸王餐”的狀況,曾引起一些“鳳姐”抗議。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李曦_NN2587)

        樓鳳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利盈彩票